每件事都别想逃她的法眼!来自印度德里的私家女侦探

背着你的另外一半偷吃?造假Tinder上的个人资料?当性工作者赚外快?这些你想都别想!有一群伪装得极好的德里女侦探正监视着你。

女私家侦探Khatri

Akriti Khatri 正在新德里一个熙来攘往的小区执勤,这天是八月一个炎热的星期天午后,买家正为了几件衣服和生活用品跟店家讨价还价。Akriti 向果汁摊买了一杯西瓜冰沙,然后倚在墙上,闪避堵塞街道的汽车与电动黄包车。混乱的地点是监视的绝佳场域,「这样比较容易融入环境,暗地里监视我的目标。」Khatri 说道。

这位留着深色卷鲍柏头、将双眼藏在太阳眼镜后方的女子是一名私人侦探,她把监视范围锁定在附近的现代公寓住宅区,「幸运的话,我会捕捉到偷吃的男人和情妇一起步出这栋大楼的画面。」现年31岁的 Khatri 浑身散发出无畏的力量与机智的幽默,她正以炫风般的速度袭卷由男性主导的侦探市场。

在印度,有越来越多女性加入私人侦探领域,像是 Khatri 就开了自己的征信公司—维纳斯征信社(Venus Detective),目前在印度首都德里、班加罗尔及其他三个主要城市都设有办公室。她和以女性为主的20名全职员工发起密探行动,揭发不正当婚外情、约会骗局、企业贪污及其他印度现代社会所诟病的陋事。在征信过程中,她们翻转了传统女性角色,「我们常将自己伪装成女佣、菜贩、女大生或是化妆品女销售员以便潜入住家和办公室。这风险很高,所幸我们目前都还没被识破,我们的征信对象很难将女人与专业侦探联想在一起。」常骑着机车执行监视任务的 Khatri 如此说道。

印度新世代女性需求

Khatri 出生于德里,学生时代在另一家私人征信社实习,2011年毕业后就开了维纳斯征信社。拥有自然科学与企业管理硕士学位,当初会入行完全是出自于好奇心,她说:「我一直很喜爱搜集与人相关的讯息,这像是一种嗜好。我还是学生的时候,穿越校园需要花上30分钟,因为我太喜欢停下来跟遇到的熟人聊八卦。」被印度全国性报纸斯坦时报(Hindustan Times)封为「德里神探南希(注1)」,Khatri 的业务量随着印度社会高速现代化而以倍数成长,她一周要接80到100通电话,案情多数都跟感情、婚姻有关。

Khatri 的客户以女性为主,她们都想要知道另一半是否背着她们偷吃,或是未来的老公是否是毁约的惯犯。「印度女性因为有自已的工作和社交生活而越来越独立,这个现象在大城市尤其明显,她们无法容许男人欺骗她们或是达不到她们的期望。」Khatri 今天执勤的任务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:一名年近30岁的女性怀疑她从事广告业的先生跟同事有一腿,她先生开始很晚回到家,总是带着手机进浴室,「她有一个年幼的孩子,但她说她宁愿离婚当一个单亲妈妈,也不愿维持一段失信的婚姻。」Khatri 说:「这样的观点在我妈妈那个年代是不存在的。」

Khatri 补充说明,雇用一名私人侦探不只增加了女性客户对生活的掌控权,更能在第一时间帮助她们避免犯错。有两位女客户在 Khatri 发现她们的男友一位数学差到不会数钞票、一位谎称他老家有室内冲水马桶(Khatri 假装在小区里迷路,趁机借用厕所时发现的)后,纷纷与男友分手。

外遇调查取证

情场如战场

几世纪以来,奉父母之命结婚在印度社会是常态,男女双方讲求门当户对。村落间的流浪发型师担任起类似侦探的角色,在替客人剪头发时趁机搜集个人资料,看对方是否合适。Khatri 说:「他们有办法打听到新娘是否得体,新郎经济是否稳定,双方是否皆来自体面的家庭。」但现在时下的青年男女越来越常在脸书、Instagram 或是 Tinder 等交友软件认识另外一半,私人侦探的需求也随之遽增(征信社成长的数字没有官方数据,但根据印度私人征信调查协会(Association of Private Detectives and Investigators, APDI)的说法,十年前的会员仅有不到20家征信公司,目前则有350家左右)。Khatri 指出,因为印度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,网络已经在这个拥有大约13亿人口的国家造成「感情乱象」,影响的范围远超出其在美国或是任何一个国家的影响力。「人们在网络上与陌生人坠入情网,特别是那些不实造假身份、成就的人。这充满了无常与困惑,还有老一辈的人不喜欢孩子选定的另一半而带来的冲突。」因为约会与通信App的便利性,婚外情也越来越常见,「感情在现今的印度社会已经成为一个战场」。

Khatri 的征信费用从25,000卢币(380美金)到500,000卢币(7,500美金)不等,服务范畴小至为期十天的婚前征信,大至需要花上数月追踪的复杂案件,例如企业诈骗或是人口失踪。私人侦探在印度不是法律认可的职业(注2),因此在 Khatri 的办公室外没有任何招牌,多数的客户都是透过她的网站和报纸上的广告找到她。

数字世代的崭新办案模式

维纳斯侦信社总公司位于德里市郊迷你工业城市—诺伊达,在此商业园区一栋新颖的办公大楼三楼。宽敞、通风的空间内,Khatri 年轻的行政和信息团队穿着笔挺的衬衫和休闲长裤、洋装,坐在一格格个人办公区内接听电话,透过笔电监视调查行动。Khatri 说:「所有东西在这个时代都数字化了,为了保护客户的隐私,我们不会保留任何纸本证据。」

有证据总是好的,举例来说,Khatri 发现在婚前征信案件中,造假或隐藏个人资料的比例高达40%到50%,他们只为了遇见对的人,然后快速晋身印度急遽成长的中产阶级。在婚姻不忠的案件里,有绝对的证据是相对务实的,「受父母之命而结为连理的夫妻,因为双方家庭的关系,若没有重大的争议是很难离婚或分居的。但若客户有足够的证据,说:『我的另外一半对我不忠,这些照片和酒店收据能够证明一切。』那么家里的人就无法再多说什么。」Khatri 解释道。

婚姻调查

有些人甚至谎报自己所属的种姓阶级(注3),Khatri 说:「许多传统家庭非常重视种姓制度,我接到许多家长的电话,担心自己小孩的交往对象来自较低的阶级,他们会无所不用其极拆散一对佳偶,即使男女双方深深地相爱着。」许多家长会要求 Khatri 设下「甜蜜陷阱」诱惑孩子的另一半,假装他们在双重约会,或是伪造不适合的假证。「我都会拒绝,与不道德的事情划清界线。」Khatri 表示。

OMG案件

Khatri 和她的员工把规模更大的骗局称为「OMG」案件,最近的案例是一对定居在美国的印度夫妇,「太太聘请我查出为什么她先生每次回印度都会待上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发现她先生在印度还有其他三个太太,她们各自拥有自己的房子,也为他生了小孩。」另一个「OMG」案例是一名住在德里的女性,她想要知道为什么同居男友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悄悄地溜出家门,「她男友的说法是他睡不着,到户外呼吸新鲜空气,事实上是他为一位住在同小区的女性长辈提供性服务,一周二到三次,以此赚取现金。」

说来或许不意外,已婚且有一个两岁儿子的 Khatri 说她主要的工作是感情失和顾问,「我首先会问他们是否作好面对事实的准备,以及我们查出实情后,他们的下一步是什么。」有时候客户的答案让她感到震惊,例如有一位女客户打算对她丈夫不忠的行为视若无睹,「她打算将证据留着,万一她老公抓到她偷吃时,可以派上用场。」

婚外情并非都以悲剧收场,30岁的 Shwetae 是 Khatri 的客户之一,住在德里的她透露雇用私人侦探挽救了她长达五年的婚姻(至少就目前来说)。在老大出生以后,Shweta 和先生越来越少交谈,随着两人的间隙越来越大,她开始怀疑先生有外遇。「我聘请 Akriti 监视我先生,她在我先生与另一个女人开房间时当场揭发他们。当我拿着证据质问他时,他崩溃了,一直不断地道歉,此后他就把我当女皇般服侍。」

当然,女方也有背叛男方的时候,Khatri 有越来越多的男客户想要调查他们的太太和女朋友。不论她的客户性别为何,Khatri 相信女性私人侦探占有绝对优势,「女人比较容易对另一个女人敞开心房,而男人则认为我会了解他们的太太在想什么。

女侦探的绝佳天赋

APDI的秘书长 Baldev Puri 也同意 Khatri 的看法,虽然印度女性侦探总数没有一个精准的统计数字,确实有大量女性一窝蜂地加入侦探的行列,甚至比入行的男性还要多,「她们都是杰出的调查员,表现比男侦探出色许多。」Puri 经营私人征信社已长达30年,「她们有绝佳的洞察力,在任何场合应对得宜,做事也非常有条理。」他说几年前 APDI 的会员中,「全国只有3到4间征信社由女性主导」,目前则已经增加到15家。

他是女性侦探的忠实拥护者,因此非常鼓励他女儿 Tanya Puri 入行。23岁的 T anya年纪轻轻就开起自己的征信社—印度女探员(Lady Detectives India),是印度最年轻的私人征信社社长,Tanya 说:「我大约15岁时就跟着我父亲一起工作,发现我非常细心,很有观察的天份。」

她在18岁时接到人生中第一个大案子,当时她还是大众传播学院的学生。「有一对父母拜托我父亲调查他们的女儿是不是偷偷地在谈恋爱,跟踪他们的女儿对我而言易如反掌,完全不会被发现。」Tanya 下课后尾随当事人搭上德里地铁和电动黄包车,发现她下课后在一间高级应召所打工的惊人事实,「她外表看起来和我没什么两样,我完全没想过她会从事诸如此类的非法性交易。这件事对我而言有如醍醐灌顶,提醒我永远不要有预设立场。」

去年开了自己的征信社,Tanya 雇用6名女性调查员,「我们都称自己为霹雳小女警(Girl Squad),因为我们年纪相仿、充满抱负。」因为常常需要在入夜后的德里街头工作,这对落单的女性来说非常危险,所以 Tanya 总是把安全放在第一位,「夜晚工作时,我们会两两一对,有时候甚至会有男性伙伴陪同。」Tanya 深切地意识到女性暴力的严重性,因此比起常见的婚外情与背景调查,她比较常接下家庭暴力的案子,「我们没办法直接对施暴者加诸罪名,但我们可以提供照片和影像纪录,让受害者提供给她们的律师使用。」

平淡生活的出口

对某些人而言,加入私人侦探的行列是一个从平凡无奇的家庭生活逃脱的出口。现年31岁的 Chetana Mittel 是 Khatri 的邻居,在结婚和生小孩后,放弃她接待员的工作;儿子开始上学后,她兼职担任销售员,挨家挨户推销化妆品。Khatri 两年前邀请她加入调查团队,「Khatri 问我能不能到她调查对象的家里假装推销化妆品,帮她搜集情报。」

Mittel 的第一个案子是受一对准岳父母之托,调查他们未来的女婿。「新郎的妈妈在试脸霜时向我吐露心声,她说她儿子深受许多疾病的折磨,有严重的孝喘,另外也因为请太多假而有工作不保的危机。这位妈妈需要的是一对富有同情心的耳朵,我为她感到很抱歉,但这些信息很重要,因为准新郎欺骗了他的未婚妻。」

几个星期以前,Mittel 伪装成上流社会一对20几岁夫妇的女佣,太太怀疑她先生在她出城时召妓。Mittel 说:「我将自己装扮成老女佣的样子,穿着胡乱搭配的衣服,化着俗气的大浓妆。太太假装聘请我,在她出远门时来打扫家里、煮饭给她先生吃。有一天早上我去工作时,在床单和浴室垃圾桶发现不堪入目的婚外情和多人行狂欢的证据。」

Mittel 因为先生的关系,秘密地从事调查工作,她说:「我先生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人,一定不会同意我当私人侦探。我们还没结婚以前,他也不喜欢我当接待员。」Mittel 知道对先生隐瞒事实很讽刺,但坦白实情于事无补,她开玩笑地说:「我想我是个双面人。」

根据 Khatri 的说法,她们有少数几次在执勤时被揭穿,「我们一向非常谨慎,身为女性的优势让我们更不易被察觉,但是万一有人看到我们拍照,或是出现在我们不该出现的地方,我们就会装傻,或是笑着说我们不小心走错了,这招每次都很管用。」事实上,这份工作需要长时间的等待,有时候可能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特别是在监视的时候。Tanya 说爸爸在训练她时,会要求她盯着一面墙数小时,目的是要加强她的耐心。

比起使用高科技监视器材,Khatri 跟 Tanya 还是比较倾向于现场实际跟监。印度当地的网络充斥着监视器材的广告,像是隐藏在空气清净机的摄像机、苏打瓶罐、纱丽布料、汽车遥控器等,这些广告或多或少反映了印度现代社会的紧绷气氛。然而,Khatri 的团队仅用智能型手机拍照、录像或是录音来搜集情报,她们偶尔才会征求案主的同意在家里设监视录像机。

仍然相信爱

尽管每天身处印度情爱骗局的暗黑世界最前线,Khatri 和 Tanya 仍然相信爱情。Tanya 跟德里一位律师订婚,她的未婚夫以她的职业为傲,「他觉得这很酷,不断地跟他朋友炫耀。」Khatri 则与银行家老公结婚三年了,她笑着说:「我还单身的时候,我奶奶要我撒谎,说这样才找得到老公,不然私人侦探的身份会吓跑男人」。但根据她的经验,说谎是不明智的,「我老公对我的工作没有意见,他有空的时候,我甚至会想要雇用他来帮我破解财务诈骗案件。」

Khatri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开一所学校,专门训练女性调查员,教导她们调查技巧。「在印度,有许多人认为私人侦探的工作不适合女性。我们要证明他们是错的,私人侦探是一份证明女人可以成为任何她们想成为的样子的工作。」

注释:

(1) 侦探系列小说,2007年改编为同名电影。

(2) 只要侦探不要非法监听电话或拦截 E-mail,都尚在有关当局的容许范围内。

(3) 源自于印度教,是印度古老社会阶级制度,将人分成四个等级:婆罗门、刹帝力、吠舍、首陀罗。

撰文/Abigail Haworth 摄影/Jack Picone 翻译/Ellen Wang

发表日期:2021年3月22日

萧山私家侦探服务区域

• 杭州地区:萧山、余杭、临安、富阳

• 绍兴地区:柯桥、诸暨、嵊州、上虞

• 嘉兴地区:桐乡、海宁、嘉善、海盐

• 湖州地区:德清、长兴、安吉、吴兴

杭州萧山侦探调查事务所
萧山侦探分析案情 细致的数据分析 侦探调查能力 果断的执行能力
萧山侦探接受咨询 实事求是的风格 私人侦探办案 专业的调查水平
侦探公司员工 良好的从业心态 私人调查公司 精良的人员配备
侦探调查资讯
婚姻外遇调查 找侦探调查相关 私家侦探职业 国外私人侦探 女私家侦探 侦探推理调查 古今中外侦探文学 萧山私家侦探公司

调查咨询电话:0571-85750390

浙江杭州萧山私家侦探公司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© 2004-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