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理调查作品中的超能力者元素

在推理调查作品的世界中,超能力者乃至占卜师等,本来都可说是天敌,彼此应该互相排斥,当中的因由显然易见──在推理调查故事的世界中,一切讲求天衣无缝的精密计算,同时也是逻辑理性左脑主导的领域,一旦任由超能力又或是预知力横行,那么推理小说中一众侦探还有生存空间吗?

侦探调查谜案

反过来而言,侦探本身却时常予人错觉,以为他们拥有超能力,因而可以对罪案疑团迎刃而解。C.奥古斯特.杜邦(C. Auguste Dupin)是登场于爱伦.坡笔下的推理小说侦探,也被当成小说世界里的第一位侦探,他也成为许多后起者的典范(最出名的莫过于夏洛克.福尔摩斯)。故事中杜邦是一位没落贵族,与他不知名讳的密友同住在巴黎,并由这位友人阐述其侦探故事,而他往往因为与好友一同走路便已逐一识破谜团,因而被误会为乃超能力者,其实他只不过运用惊人的推理能力与观察力调查缉凶──此所以侦探往往有超常能力,却不是超能力,大抵也是侦探及推理小说的基准之一。

我喜爱的畅销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,对于超能力者作为推理小说中的关键元素,也可说乐此不疲地反复把弄。当然这也顺理成章,因为他笔下的侦探之一伽利略,本身正是一名物理学家,而他的天职已是揭破妖言惑众伪超能力的谎言。最典型的如《虚像的丑角》的〈幻惑〉,讲述一个日本宗教教团苦爱会如何蛊惑人心的伎俩,结果就是透过伽利略的明查暗访,锁定对方教主送爱去秽的把戏,只不过乃一些小机关的把戏。当信众感到瞬间发热,以为是教主的神功造化,原来教团不过在特定的空间内,设置了仪器输出高周波数的电磁波,从而刺激人体的水分,当水分开始激烈运动时,信众于是就有瞬间发热的感觉。再加上系统装上了主动拒止系统,所以可确保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,达至令信众深信不疑的神功送爱感应效果。小说最终当然由伽利略通过推理调查而揭破迷雾,令欺诈者无所遁形,也可说是侦探小说中对超能力者的「正色」处理。

所谓「正色」,简言之就是往往把超能力贬为反角,令读者对他们加以警惕。但与此同时,凡事必有例外,才可以多生变化。在东野圭吾的《操纵彩虹的少年》中,故事就来得较为复杂了。小说中的主角光瑠从小就拥有优异的色彩感,再加极度资优,就是很多人所仰慕的神童。上了高中后,他发展一种操控光的特殊才能,于是每晚深夜便会出外表演光乐,令四周的青少年沉迷不已,恍如毒品上瘾般,难以自拔。东野在处理这位拥有超能力的少年光瑠时,显然考虑了各方面的可能。一方面他希望把光瑠的能力,尽量以科学化的手段说明,所以有描述光瑠父亲特意找精通计算机的同事来家中,悄悄地想验查一下究竟儿子在做什么。但一众同事响应说与其说光瑠的房间像实验室,倒不如直言房间本身就是一台机器,透过电源藉由电子合成器的演奏,用各种不同方式发出讯号-简言之,就是尝试以科学化的手段,去说明超能力背后的基础。

但显然东野也乐于营造当中的暧昧空间,于是既添加毒品的比喻,好勾起侦探小说读者对超能力者的惯性解读思维,但同时也表明有其他青少年同样具备演奏光乐的能力,从而营造超能力者均属被选择者(The chosen one)的印象。小说最后也没有明言底蕴,只不过以愈来愈多青少年看到光的海啸告终。

这种暧昧性也是东野圭吾优而为之,甚至可说是他的惯伎之一。就如在《预知梦》中,出现的一宗杀人案件,支线之一是有邻居的女儿曾在梦中看到后来死去的女人上吊,于是营造出她能预知未来的幻象来,后来经伽利略释谜,才揭发一切不过为杀人情节布局中的一环。本来至此就好像刚才提及的〈幻惑〉般,可是结局时却来了一个大逆转,提及少女又发了一个奇怪的梦,看到两个杀人共犯将会掉下深谷的景象,而小说就戛然而止,留下无限的暧昧空间供读者玩味。

是的,游戏就是这样,同一项元素,正好可以不断易容变化,令到它得以保持生命力。

作者:汤祯兆

发表日期:2021年7月21日

萧山私家侦探服务区域

• 杭州地区:萧山、余杭、临安、富阳

• 绍兴地区:柯桥、诸暨、嵊州、上虞

• 嘉兴地区:桐乡、海宁、嘉善、海盐

• 湖州地区:德清、长兴、安吉、吴兴

杭州萧山侦探调查事务所
萧山侦探分析案情 细致的数据分析 侦探调查能力 果断的执行能力
萧山侦探接受咨询 实事求是的风格 私人侦探办案 专业的调查水平
侦探公司员工 良好的从业心态 私人调查公司 精良的人员配备
侦探调查资讯
婚姻外遇调查 找侦探调查相关 私家侦探职业 国外私人侦探 女私家侦探 侦探推理调查 古今中外侦探文学 萧山私家侦探公司

调查咨询电话:0571-85750390

浙江杭州萧山私家侦探公司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© 2004-2022